陆游的一首小诗。初读觉得太美,再读句句是无

时间:2021-02-10 00:12编辑:admin

“楼船夜雪瓜洲渡,铁马秋风大散关。”陆游是南宋伟大诗人,也是时至今日留存诗篇最多的诗人。但他的理想,绝不是做一个文人,每天写诗作词,歌吟唱和,而是金戈铁马,沙场点兵,挥师北上,收复中原。然而现实是如此冷酷无情,他的理想,只能在梦里实现:“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。”最终只落得个“心在天山,身老沧洲。”所以,作为这样一位身怀天下的诗人,他的诗词中无不流露出报国无门的失落和只能纸上谈兵的无奈。公元1172年,年过半百的诗人得以奔赴陕西前线,但仅仅度过不到一年的金戈铁马的军旅生涯,就又被调回成都担任闲职。由前线到后方,由战地到大都市,是去危就安、去劳就逸。诗人的心情可想而知。在途经四川剑阁剑门关时诗人写下了一首诗。

铁马秋风大散关

剑门道中遇微雨

衣上征尘杂酒痕,远游无处不销魂。

此身合是诗人未?细雨骑驴入剑门。

“衣上征尘杂酒痕,远游无处不销魂”。衣服上沾满了灰尘和酒痕,远游所到之处没有一处不令人销魂。销魂:心怀沮丧得好像丢了魂似的,神情恍惚。形容非常悲伤或愁苦。诗人常年奔波在外,这一次也是远从前线奔回后方,这样长期奔走,衣服上沾满灰尘是很自然的,但是沾满酒痕就不太正常了,因为诗人并不是一个嗜酒如命、放浪形骸的人。一个并不爱酒的人却要天天买醉,那只能是借酒消愁。对陆游来说,“国仇未报”,壮志难酬,所到之处无不令人销魂,于是“兴来买尽市桥酒”也就成为经常的事了。

衣上征尘杂酒痕

诗人想喝酒吗?当然不想!但是不喝酒,面对步步退让、苟安一隅的朝廷,破碎的国土,残破的江山,诗人不被重用,无能为力,报国无门,又怎能不痛心?于是只好借酒消愁,麻醉自己。这就是诗人“志士凄凉闲处老”的写照。尤其这一次,刚刚可以为国效力,纵横疆场,却又被调回南方,一路之上,处处令人销魂。“衣上征尘杂酒痕,远游无处不销魂。”短短两句,包含了诗人多少无奈,多少悲哀!

远游无处不消魂

“此身合是诗人未,细雨骑驴入剑门。”这两句可以说是诗人从内心深处发出的无奈之语:难道我这一生就该是一个诗人?在这蒙蒙细雨中我骑着毛驴走入了剑门关。能够成为一个诗人,在任何时代都应该是很荣耀的事情,至少这是展示文采的机会,是有文化的象征。而且骑驴本是诗人的雅兴。李贺骑驴带小童出外寻诗,就是一个佳话。李白、杜甫、贾岛、郑棨都有“骑驴”的诗句或故事。但是,诗人却不这么认为,因为在诗人心中还有更伟大的事业,那就是驱除侵略者,收复中原。所以,诗人宁愿自己不是一个诗人,而是一个能在疆场杀敌的战士。

此身合是诗人未

“细雨骑驴入剑门”这是一个脍炙人口的千古名句,如果不考虑背景,只品其意境,细雨蒙蒙,烟雾缭绕,诗人骑着毛驴,优哉游哉,慢慢走过剑门关。今天读来,诗情画意,闲情逸致,兴味盎然,是多么令人神往,多么具有雅兴的事情啊。但是,事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。骑驴入剑门,是不得已而为之,是诗人千不愿万不愿的事情。他是渴望上前线的人,他当然希望能够骑上高头大马,去冲锋陷阵。但南宋小朝廷从来不喜欢主战派,正在他想建功立业,在前线大有作为的时候,朝廷下旨将他调回后方。甚至,骑马都成为他的一种奢望。

细雨骑驴入剑门

自古高寒之地出良马,自从幽云十六州割让辽国之后,宋朝再无好马,这也是南宋军队战斗力大大降低的一个原因。尤其是在南宋,马匹已是稀缺之物,只有战场上的军人才能够骑马,陆游离开了前线,作为一个文人,自然连骑马的机会都没有了。所以,骑驴虽是雅兴,却非诗人所愿。由此可见,所有这一切都是无奈!细细品读这首诗,句句都是无奈,句句都是泪,诗人怀才不遇,报国无门,衷情难诉,壮志难酬,只好在抑郁中自嘲,在沉痛中悲鸣。

高寒良马

其实,这首诗的一般顺序应该是末句为首句,但那样一来,便平弱而无味了。古人说“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,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。”这首诗别出心裁,构思新颖,含蓄地表达了诗人报国无门、衷情难诉的情怀。细细读来,真是令人感慨万千,泪流满面!

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。如不慎触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删除。

上一篇:无耻谰言的意思及解释

下一篇:没有了